开车破解版

回到客厅,嘉贝和嘉宝便蹲在了苏蜜的面前,迫不及待的将小脸都贴在了苏蜜鼓鼓的肚子上。

“妈咪,快叫弟弟动一动。”嘉宝着急的催促道。

苏蜜怀孕已经七个月了,早就做过产检,也早确定了胎儿的性别,她又怀了一个男孩。

嘉宝很失望,不过失望了几天后,也就接受了小弟弟的到来。

“嘉宝别吵,我来和弟弟打招呼。”

嘉贝扯了下嘉宝,轻轻摸了摸苏蜜的肚子。

“阿赐,我是哥哥。”

苏蜜本来已经被医生诊断再难怀孕,这个孩子就像是上天赐予的惊喜。

因此苏蜜给小宝宝取了个小名,就叫阿赐。

“嗨,我是姐姐,阿赐,要听姐姐的话,要不然我就把打扮成小妹妹!”

嘉宝也学嘉贝的样子,摸着苏蜜的肚子,恶狠狠的说道。

谁知道她警告完,苏蜜肚子里的小家伙竟像是不服气,重重的踹了苏蜜一下。

绿衣服女孩眼睛楚楚可人软萌可爱写真

一个鼓鼓的小凸起分明踢在了嘉宝的小脸颊上。

“啊!阿赐踢我!好疼!”

嘉宝被吓了一跳,捂着脸,惊的跳了起来,目瞪口呆的盯着苏蜜的肚子。

大家都被这一幕给逗笑了,田哲申将嘉宝拉了过去,给外孙女揉着脸。

“哈哈,嘉宝不可以欺负小弟弟哦。”

“明明是他欺负我,我就说要小妹妹吧,小弟弟一点不乖!哼!”

嘉宝鼓着腮帮子,对调皮的弟弟表示不满。

“嘉宝,弟弟是喜欢才和打招呼的呢。”苏蜜笑着说道。

“真的吗?”

“当然了,他在妈咪的肚子里,他怎么想妈咪都知道的。”苏蜜点头说道。

嘉宝被说服,顿时眉开眼笑,又凑了过去逗小弟弟。

她觉得神奇极了,弟弟竟然在妈咪的肚子里动。

“妈咪,我和哥哥也是这样长大的吗?”

“当然了,和哥哥可比阿赐调皮多了,天天在我肚子里打架,踢的我肚子都疼。”

“真的吗?”

“是呀,两个小淘气包。”苏蜜点着嘉贝和嘉宝的鼻子道。

大家又围绕着孩子闲聊了一会儿,外头突然有直升飞机的巨大轰响声。

苏蜜诧异的看向傅奕臣,傅奕臣却也面露不解,大家一起看向落地窗。

只见窗外院里的草坪上,缓缓的从天上落下一个用玫瑰花扎起的心形花墙。

花墙上,玫瑰花错落成几个大字。

小茹,嫁给我。

“呀!”

苏蜜看清上面的字,惊呼了一声,看向谢如华。

谢如华明显也没想到会有这一幕,她还愣愣的看着窗外。

崔青松却站了起来,从口袋里拿出戒指盒,在谢如华的面前单膝跪下,打开了戒指盒。

“小茹,我不会说什么情话,但是我一定会对好的,愿意让我用我的整个余生来陪伴吗?”

太突然了!

谢如华完没料到崔青松会突然求婚,她看着跪在自己面前的崔青松,脸色绯红,半天却说不出一个字来。

今天谢如华的家人都在了,崔青松选择这个时机,就是想要当着小辈们的面,得到祝福和认可。

见谢如华不说话,他的笑容微微僵硬,捏着戒指的手都在微微发颤。

“奶奶,快答应崔爷爷啊!”

嘉贝突然上前,拍着手说道。

嘉宝也跑了过去,绕着两人转圈圈。

“奶奶,答应爷爷,答应爷爷!”

这些时日,崔青松没少投其所好的给两个小家伙买礼物,带他们出去玩儿。明显都和嘉贝嘉宝混熟了。

谢如华见嘉贝嘉宝起哄,脸上愈发的红。

一大把年纪了,崔青松在孩子们面前求婚,让她觉得特别的羞臊,只是却也控制不住砰砰乱跳的心。

苏蜜和傅奕臣也走了过来。

“崔叔,怎么出了那么多的汗?”

傅奕臣挑眉看了看崔青松,勾起唇角说道。

苏蜜也掩唇一笑,“妈,再不点头,崔叔怕要紧张的虚脱了。”

两人也明显是支持谢如华追求自己的幸福的。

谢如华看着他们,又转头去看谢老太太几个,大家脸上都是祝福的笑容。

谢如华眼眶微热,眸光缓缓落在单膝跪在自己面前的崔青松身上。

男人双眸炙热又紧张的看着她,他的眼角和额头都有了淡淡的纹路。

正如他所言,人生已经没太多的时间让他们去遗憾,相比年轻人,他们更不该辜负时光的美好。

“我愿意。”谢如华轻轻弯起了唇瓣。

崔青松顿时便笑的眼角褶皱起来,他拿出戒指,拉过谢如华的手。好像生恐她反悔一般,急匆匆的就给她套上了戒指。

“好!好啊,婚礼要尽快准备才行。”

谢老太太最心疼的就是谢如华这个女儿,如今瞧见女儿什么都好了起来,老太太高兴的眼眶含泪。

崔青松和谢如华的婚礼准备了一个多月就都安排妥当了。

傅家大宅,一早,傅明远刚刚运动回来,就见宅门前吵吵闹闹的。

几个保镖正拉扯着个女人,那女人骂骂咧咧的声音不停响起。

“傅明远,个乌龟王八蛋!给老娘出来!”

“傅明远!骗了老娘,缺德玩意,我要找媒体曝光,他妈的给老娘滚出来!”

是胡丽慧,保镖拉扯着,将胡丽慧按坐在了地上,她却还在愤恨的踢着双腿。

傅明远站定,蹙眉看过去。

胡丽慧也看到了傅明远,挣扎着就要往傅明远的身前扑。

“傅明远!不是人!”

胡丽慧身上穿着件皱巴巴的裙子,脸上也没化妆,头发被拉扯的散乱着,整个人就像个街头撒泼的大妈。

傅明远脸上闪过厌憎之色,没再搭理胡丽慧迈步往别墅里走。

他在一个月前就已经和胡丽慧协议离婚,胡丽慧也早就已经被赶出了这里,没想到她如今却又来这里闹事。

傅明远冷着脸往里走,胡丽慧满脸恨色。

“傅明远,给老娘的公司就是个空壳子,他妈的骗了老娘,这个黑心黑肺的混蛋!”

胡丽慧神情激动的喊着,恨不能冲上前给傅明远两刀子。

她本来就不同意离婚,可是傅明远离婚的决心很强,甚至不惜动用手段来威胁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