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d6app官网

.630shu.co,最快更新医鸣惊人:残王独宠废材妃最新章节!

接下来的几天,慕朝烟除了炼药,最操心的,就是关于药人的克制办法。

墨玄珲守着的地方虽然是易守难攻,可如果不是直接砍下脑袋,药人很被不受影响。

哪怕只有一个药人冲上山头,玄翼军这边的损失就要翻上几倍,甚至十几倍。

用一个必死之人,换去这么多鲜活的生命,怎么想,她都觉得不值。

就在她出门,准备在炼出一些药粉的时候,看到王忠带着人正在那赶制弓箭。

关于这一点,慕朝烟是知道的,毕竟为了减少损伤,这是目前唯一的办法。

可是,即使是涂上了她特制的各种毒药跟解药,也必须是射中了脑袋才行。

那么多的药人,他们怎么射的过来?

如果可以一次性多射出一些箭就好了……

如果可以……

慕朝烟就那样静静的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就像是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一样,一双眼睛紧紧的盯着那些箭。

清纯的少妇写真图 展示小性感

在这里,树木林立,造箭并不是难事,难的是,一人一次只能射一支,并且还会因为体力跟自然的各种原因,导致力道减弱,无法对敌人造成更有力的伤害。

想要克服这些事情,似乎也并不是特别难的事情,既然弓箭达不到想要的效果,那么弩呢?

如果是那种可以并排连发的弩呢?

到时候只需要几个人去控制,不但力道加大,射程更远,更会省下不少的兵力。

想着想着,慕朝烟的眼睛越来越亮,最后竟然笑出声来。

“我真是够笨的,竟然才想到。”

叨咕完这句,她头也不回的赶紧回去,让溟风安排人,给她准备材料。

正所谓“实践出真知”,实用性到底会怎么样,总得试过才知道。

到药库里快速找出自己需要的药材部扔进空间,然后就回到房间,立刻着手开始画了起来。

虽然她知道大概的原理,可终究不是专业,不可能随手就能画出来。

看到她这么行色匆匆,院子里的人都不知道她是怎么了,只有王忠对她这种突然的人来疯嗤之以鼻,似乎已经认定了她会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等她画好了这一切之后,直接跟院子里的人打听,当地最出名的木工有哪些。

想要在最快的速度做出这样精巧的东西来,恐怕绝不是一两个人就能解决的。

说不定,这样的边陲小城,需要把所有的木工都集合在一起,大家一起探讨研究,才能真正成功。

在这么一打听之下,慕朝烟的心里更高兴了。

原本她还在担心木工会不会不够,导致自己的计划延期,没想到,这城里的大部分男人竟然都会木匠活。

也对,这里不是帝都,周围都是山林,靠山吃山,他们都以木材为生,这样的事情,怎么可能难的住他们。

确定了这一点,慕朝烟一刻也不愿意耽误,立刻让院子里的人去把城里前五位最好的木工请过来,她有急事。

毕竟是炎王妃,虽然院子里的都是边城的普通下人,都由守城将军一手安排,可慕朝烟说话了,他们也不敢不听。

当然,他们肯定也会先跟自家将军知会一声。

“邵将军,看王妃这是……”

听着手下的汇报,守城将军也不瞒着邵天羽。

谁都知道那里是他的人,现在大家一致对外,四皇子跟炎王府之间目前也没发现任何的利益冲突,说监视未免有些难听,甚至可以说,其实这也算是一种保护。

既然墨玄珲当初没有拒绝这件事,自然也就等于是默认了他的做法。

或者说,哪怕真的是监视,对他们来说,也无所谓。

“不管是因为什么,我奉劝将军,还是照做的好。”

虽然他也不知道突然要找木工,又要找木头到底是为了什么,不过,对于慕朝烟拿下稀奇古怪的情况,在炎王府那么久,邵天羽几乎都已经快要习惯了。

他们这位王妃要是真的能消停下去,一点动静没有,那才是出问题了呢。

说不定现在他们王妃突然告诉他,说她会飞,他都不一定会觉得惊讶。

当然,他不会知道,仅仅只是几年之后,在慕朝烟心血来潮,带着墨玄珲乘上滑翔翼的时候,他惊讶的下巴差点掉地上。

不管怎么说,既然连邵天羽都这么说了,不过是一些木头跟木工而已,守城将军自然也不会吝啬,很快,慕朝烟需要的人跟物就摆满了她整个院子。

王忠一直带着人在外面的院子里做用在战场上的箭,不能上战场,只能守在城里,他实在是憋的发慌。

虽然对墨玄珲的做法很不满意,可他终究是希望,在这场战争中,东华才是最后的赢家。

既然不能上战场,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情,可以给前面的兄弟帮助,也算是尽了自己的一份力了。

他跟卫双一样,都希望建功立业,可又有些不一样。

他的建功立业是建立在东华的整体利益上,而卫双,其实是更为了他个人的以后考虑。

也就因为王忠的实诚,才会在这里做这些东西,而卫双,早就已经跑到城楼上去,等待着可以立功的机会。

对于这些,慕朝烟自然是了如指掌,不过她却没有多说什么,表面上她跟王忠还是很不合,可是在心里,对于王忠跟卫双,她绝对要更偏向王忠一些。

也就是说,真要到了必要的时候,她会选择相信王忠,而不是卫双。

只不过,这些话她都是放在心里的,没有明说,就算明说,王忠估计也不会信。

两人就这样一直相处着,像极了井水不犯河水,偏偏,慕朝烟今天的动作都需要经过前院,让王忠看了个正着。

“真是的,就不能让人省点心么?城外正在打仗,我们还得保护她的安危,她倒好,也不知道从哪找来一群人,这是又要作妖么?”

王忠越说越气,因为心里对慕朝烟的偏见,即使还不知道这到底是要干什么,心里就已经开始认定,慕朝烟又是在瞎折腾了。